当前位置(locates):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正文


中本聪的沃森:比特币与哈尔·芬尼传奇

原贴地址: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topic=155054.0

巴比特注:当电话发明时,第一个电话是贝尔打给他的助手沃森: “沃森,快过来,我想见你。”哈尔·芬尼就是中本聪的沃森,因为比特币的第一笔转帐就是由创始人中本聪发送给芬尼10btc。但芬尼不是中本聪的助手,相反,按资历他是中本聪的前辈,密码邮件组的大牛( pgp加密的发明者之一,也是比特币重要(important)技术“可重复使用的工作(gōng zuò)量证明(zhèng míng)机制”的发明者)。这篇自述是芬尼与中本聪合作(cooperation)时隔四年之后的第一次现身,此时,他已身患绝症,但仍热爱(ài)编程,字里行间充满着生活的志趣,不禁让人感(gǎn)佩动容。

6650f867gd85b91bbe5fd&690

我想我会把过去四年的故事写下来,那是比特币与我传奇的一段时间。

对于那些不认识(rèn shi)我的人,我自我介绍下,我是哈尔·芬尼。我最早从事加密工作(gōng zuò)是和phil zimmermann合作(cooperation)开发(kāi fā)一个早期版本的pgp(一种大众非对称加密技术)。当菲尔决定启动pgp公司时,我是其中最早期的员工之一。我原本计划(jì huà)会一直未pgp工作直到我退休。同时,我参与了cypherpunks项目,其中我运行了第一个加密的匿名邮件。

快到2008年年底时,关注到比特币的公告。我发现加密工程师很容易变得愤世嫉俗,那年我55岁,我却一直乐观理想,我一直很喜欢(enjoy)密码学的神秘和悖论。

当中本聪在加密邮件列表中宣布比特币的想法时,最好的反应也只是持怀疑态度的接受(jiē shòu)。密码学研究人员已经(have been)看到太多低水平的新手想出来的宏伟计划(jì huà)了,他们的本能反应就是怀疑。

我却很积极。我早就对加密的支付计划感(gǎn)兴趣。另外幸运(xìng yùn)的是,我见到了wei dai 和nick szabo并能和他们密切的沟通,都认为有些创造性的想法能够通过比特币实现的。我曾经尝试过自己(zì jǐ)创造基于工作货币的证据,取名为rpow。所以,当我发现比特币时,我是那么的着迷。

当中本聪公布第一个版本的软件时,我马上尝试了下。我想我是除了中本聪以外第一个运行比特币的。我开采大概70个块,而且(but)我还是第一个比特币交易的接受(jiē shòu)人,中本聪测试时转给了我十个币。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中本聪通过邮件谈了很多,主要(zhǔ yào)是我报告一些故障然后他把它们搞定。

今天,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依然是个谜。但在当时,我还以为我是在和一个很聪明很真诚的日本(rì běn)血统的年轻男子在交流。在我的人生路上,很荣幸认识(rèn shi)了很多聪明的人,这使我能够认出这些迹象。

几天后,比特币的运行非常稳定了,所以我就让它自己(zì jǐ)运行着。那时候(When),难度还只是1,,你可以(can)通过cpu轻易的得到块,根本不需要gpu。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week)里,我开采了几千个比特币。但是(But)运行它我的计算机就会很烫,而且(but)风扇的噪音也让我困扰,于是我就把它关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希望(xī wàng)我多跑一段时间了。但另一方面,我还是感到非常荣幸能够在比特币最早的时候(When)参与进来。这和一个事情(affair)可以(can)从悲观和乐观两面来看一样。

我后来再次听说比特币已经(have been)是2010年年底了,我惊讶地发现,它不仅(bù jǐn)仍然存在,而且比特币能够兑换货币了。我打开我之前的钱包,欣慰地发现,我的比特币竟然仍然存在。由于(yóu yú)价格(jià gé)一再上升,我把我的比特币转移到了离线的钱包,希望(xī wàng)他们能对我的继承人有点价值。

说到继承人,在2009年,我大吃一惊,我突然被诊断出患有一种致命的疾病(jí bìng)。那年年初,我减去了很多体重,并开始(kāi shǐ)长袍,正是身材最好的时候。我已经跑过了好几个半程马拉松,并开始为全程马拉松训练。我想我已经为20英里的跑步做好准备(ready to)了。然而(rán ér),一切都错了。

我的身体开始出现(chū xiàn)问题(wèn tí)。讲话开始含糊不清,手开始失去力气,我的腿变的缓慢。2009年8月,我被诊断为卢伽雷氏病(译者注:和霍金一样的病)。

卢伽雷氏病会杀掉将信号从神经传导到肌肉的启动子神经元。它首先会导致疲惫,然后逐渐瘫痪。患者通常是在2至5年内死亡。起初我的症状也很轻微,能够继续工作,但疲劳和说话的问题(wèn tí)迫使我在2011年年初退休。自那时以来,该病还是继续在发展。

今天,我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我通过一根管子进食,并通过另一个管子辅助我呼吸。我只能通过眼动跟踪系统来操作电脑(diàn nǎo)。它还有一个语音合成器让我能够发出声音。我整天坐在我的电动轮椅上。我用arduino(是一个基于开放原始码的软硬体平台,构建于开放原始码 simple i/o 介面版,并且具有使用类似java,c 语言的processing/wiring开发(kāi fā)环境)做了一个接口,这样(zhè yàng)我就能用我的眼睛来操纵我的轮椅调整位置(locates)。

我基本能够调整过来,我的生活也不算太糟糕。我仍然可以阅读,听音乐(yīn yuè),看电视和电影(movie)。最近我发现,我甚至可以编写代码。但速度很慢,差不多比我以前慢50倍。不过,我还是喜欢(enjoy)编程,他能给我目标。目前我听从迈克·赫恩的建议,通过现代处理器中的安全(safest)功能,设计支持(support)“可信计算”,来强化比特币的钱包。现在几乎(jī hū)准备(ready to)好发布了,我还需要调整下文档。

当然,比特币的价格(jià gé)起伏也让我高兴,就像我的皮肤能够感受到一样。我的比特币是靠运气得来的,没花我什么力气。我亲身经历过2011年比特币的崩溃。所以看着比特币的历史(History),我知道(knew)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

这就是我的故事。总的来说,我还是很幸运(xìng yùn)。即使得了卢伽雷氏病,我生活还是很满意。我的生命时间看来已经非常有限了,现在对那些针对比特币继承的讨论(discussion)比学术上更感兴趣。我的比特币被很好的保存在保险箱,我的儿子和女儿都很精通技术。我想比特币应该(yīng gāi)很安全(safest)。我对我留下来给他们的遗产很满意。

论坛上acoindr回复:“hal,谢谢分享,我们比特币的热心者经常着迷于早期参与比特币事业的人的经历,你竟然曾经和中本聪这么亲密的合作。你会在历史(History)留下名字的,就像第一个通过互联网发送信息的,或者像最初贝尔通过电话向沃森喊的话:“沃森,快过来,我想见你。”hal,你就是中本聪的沃森,我向你致敬,也谢谢你继续努力的工作。”

译者注:针对比特币这种特殊的东西,什么意见(remark)都有,it工程师基本都不在乎。你可以有你的看法,他可以保留他的意见(remark)。我最近的确花了一些时间了解,的确有些认同这种精神,正好看到这篇热腾腾的文章,被工程师的那种精神感动了。故抽点时间翻译下分享给大家。翻译的不好大家见谅。比特币代表的是这种自由的精神,不论身体残疾还是信息封锁,都不能阻止你认识这个世界(world)。比特币爱(ài)好者们,别只是关心财富数字,其实可以在算计着比特币给你带来多少财富的同时,想想你能给它带来什么。币圈先生

本文地址:http://www.rhinespring.com//zx/2092.html
上一篇:挖矿培训:莱特币挖矿收益超过比特币 下一篇:莱特币交易量超越比特币,创记录(jì lù)
  分享:   

中本聪的沃森:比特币与哈尔·芬尼传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