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locates):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正文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摘要: 通过中心化的交易所迅速暴富后,币安被黑、被质疑,被监管制约,比特币信徒赵长鹏开始探索币安的去中心化。赵长鹏和他创办的币安最近颇麻烦事不断。不知比特币信徒赵长鹏会如何(how)推进币安的去中心化。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赵长鹏和他创办的币安最近颇麻烦事不断。

3月22日,《日本(rì běn)经济(jīng jì)新闻》报道称,日本(rì běn)金融厅以币安网没有在日本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为由,计划(plan)根据经修订的基金结算法向该公司发出警告。日本金融厅称,如果币安网不停(back again)止其交易,将与警方合作(hé zuò)对其进行刑事指控。

此消息发出后,币安币开始暴跌,比特币也随之下跌,24小时跌幅近4%。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币安ceo赵长鹏紧急在twitter澄清,指责日本经济(jīng jì)新闻对新闻很不负责(fù zé),“我们正在和日本金融厅(fsa)进行建设(jiàn shè)性对话,并没有收到(received)任何指令”。他说,日本金融厅不可能(kě néng)在通知(tōng zhī)我们之前通知(tōng zhī)一家媒体,何况我们还在进行积极的对话。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这已经(have been)是近半月内赵长鹏和他创办的币安第二次被推上舆论风口。

3月7日深夜(干坏事),数字货币市场爆发一场震动,多个加密货币暴跌,而“山寨币”via大涨。币安公告称,这是一次大规模通过钓鱼(yú)获取用户账号并试图盗币事件;不过,所有(all)资金安全(safest),无任何资金逃离。币安对所有(all)异常交易做了回滚处理。3月8日凌晨,赵长鹏同样在推特上做了紧急澄清。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也许(Perhaps)是人红是非多。大约(dà yuē)两个月前,《福布斯》杂志发布了史上第一份“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榜单,黑头发、黄皮肤,带着金属边框眼镜,身穿黑色卫衣的赵长鹏登上了这期封面。

据《福布斯》估算,彼时赵长鹏身家估值11亿-20亿美金,位列数字货币富豪榜第三,是榜单前十名中唯一(wéi yī)的华裔,这份榜单并没有“中国(China)比特币首富”李笑来。

6个月实现大富大贵

2017年7月14日币安正式启动,半年多的时间即蹿升为全球最大(largest)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代币市值一度高达143亿元,目前注册用户超600万,业务(跑死他们)遍及日本、美国、韩国(棒子)、英国等市场。这就是赵长鹏创造的“币安神话”。

2017年9月份,对于国内提供法币与虚拟货币交易的平台而言,正是极其恐慌的时刻——央行等七部委定性ico为非法融资,数字货币价格(Prices)巨震, okcoin、比特币中国(China)、火币等交易所纷纷宣布停止国内交易业务(跑死他们)。

 “我想做币币交易的交易平台已经(have been)很久了,从刚开始接触比特币就想过。因为比特币与其他(qí tā)数字资产交易的时候(When)都是在区块链上的,范围是全球的。”赵长鹏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then)描述自己(his)做币币交易的初衷。

也正是这个模式让服务(services)器设在海外的币安在监管大棒来临后,逆风生长为全球最大(largest)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速度令人惊叹。3月16日,币安发布的数据显示,其用户总数已突破790万人,超过香港(xiāng gǎng)的居民总数(香港(xiāng gǎng)居民人数二月统计结果为740万人)。

目前,币安支持(support)大约(dà yuē)120种加密货币、100多种钱包和240个交易组合,设有中、英、日等七种语言系统,可提供7*24 的客服。

《福布斯》杂志的文章中这样(then)描述赵长鹏的“掘富”速度:“在这个去年最疯狂的造富金矿中,速度就是生命线。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平台到大富大贵,只用了6个月时间。”

1977年,赵长鹏出生在江苏省连云港旁边的一个农村。父母(fù mǔ)都是教育( jiào yù)工作(work)者。1987年,赵长鹏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并在那里度过了6年的中学时光。当别的孩子还在家庭(jiā tíng)的庇护下打闹嬉戏时,十几岁的赵长鹏已经开始承担起家庭(jiā tíng)开支,在麦当劳当店员甚至在加油站熬夜工作(work)。

1993年,16岁的赵长鹏进入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kē xué),这也为其之后的“致富”道路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大学期间,赵长鹏独自前往东京,在一家金融it公司实习了一年,毕业后就在这家公司留了下来,为东京股票(stocks)(ticket)交易所开发(developing)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四年后,他去往彭博tradebook开发(developing)期货交易软件。27岁时,这名编程奇才已经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连跳3级,管理(guǎn lǐ)着位于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庞大团队。

2013年,与一名扑克牌友的接触打开了赵长鹏通往“新世界(shì jiè)”的大门。他了解了比特币,这个后来让他不遗余力倾注全部(all)去押注的方向。

改组“比特币天团” 币圈先生

2017年8月,何一宣布加盟币安,担任联合创始人、cmo。消息一经公布,币安币和新上线的比原币(btm)交易量暴增,交易量排名全球top 10。

何一曾是okcoin(曾是国内排名前三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与赵长鹏算是老搭档。

赵长鹏曾在okcoin(币行)担任技术总监,他于2014年6月10日正式宣布加入这家公司,彼时他与okcoin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徐明星(míng xīng)、何一的组合被誉为“比特币天团”。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对于这次职业选择,赵长鹏曾经满怀信心地表示,“okcoin无疑是中国和全世界(shì jiè)最好的比特币交易所,也是最好的比特币团队之一。主要(zhǔ yào)是公司的发展前景吸引了我。”但也有人说,赵长鹏加盟okcoin是匆忙的决定,因为他与徐明星(míng xīng)此前只见过两次面。

赵长鹏当初可能(kě néng)也不会想到,加入okcoin后自己(his)会被推上风口浪尖,最终不欢而散。

在okcoin之前,赵长鹏在blockchai.info担任技术总监,据说这是比特币行业流量最高的加密货币公司。

赵长鹏在这家公司干的不错,除了负责(fù zé)blockchain的基础架构、托管和安全(safest),也管理(guǎn lǐ)所有产品(product)的开发,包括(included)blockchain.info的网站、钱包、api及zeroblock的交易平台,除此以外还负责亚洲市场的推广。同时,他还与blockchain的创始人罗杰·维尔(roger ver,人称“比特币耶稣”)和本·里弗斯(ben reeves)走得很近。

2014年12月,赵长鹏和前东家blockchain.info签订了一份协议(不是合同)。根据协议,okcoin将负责bitcoin.com域名5年时间的运营,bitcoin.com网站所产出的广告收入归okcoin。

但由于(Meanwhile)运营效果不佳,okcoin希望(xī wàng)停止这个合作(hé zuò)。而roger ver认为,okcoin应该(yīng gāi)每月支付1万美元(měi yuán)作为补偿,或者支付按广告收入的百分比。由此,okcoin和roger ver的经济纠纷爆发,并持续长达数月。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场纠纷中,赵长鹏“强势站队”roger ver。他虽然承认(chéng rèn)将“简单的君子协议”作为合同是个错误,但在文章中他还直指okcoin违反职业道德、伪造其签名进行银行转账、拒绝支付其薪资、员工炒币等问题(foul-ups)。之后okcoin方面又发布声明,称赵长鹏不仅(bù jǐn)伪造合同,还拒绝道歉,又编造谎言攻击(aggressive)okcoin。

双方的这场“骂战”最终以okcoin开除赵长鹏告终,到底孰是孰非仍然说不清。

今天,赵长鹏、徐明星、何一依然是币圈叱咤风云的人物,但三人的江湖地位(Brydon)和彼此的关系已经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翻天覆地的变化。何一加盟币安后在接受(accepted)采访时说, “当年是我挖他(赵长鹏),现在他挖我,也算扯平了。”

“中心”与“去中心”

一直以来,赵长鹏都毫不掩饰地表现(performance)出对比特币的热情,俨然一个“虔诚的信徒”,把比特币当成了一种信仰。

第一次接触比特币后,赵长鹏就向btc china投资了500万美元(měi yuán),不仅(bù jǐn)如此,他还自己学习比特币,阅读中本聪的白皮书,加入bitcointalk论坛,参加各种会议(meeting),以及使用比特币。

比特币被解读为一种p2p形式的数字货币,点对点的传输意味着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

但赵长鹏却通过“中心化”的交易所币安迅速致富。

赵长鹏也曾对外表示,“今天,没有任何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能处理我们(币安)的交易量,也没有任何交易所像我们一样安全。”

不过,在3月7日币安被黑客攻击(aggressive)后,外界对其“中心化”的定位质疑颇多。 这之后,赵长鹏又决定要将币安“去中心化”。他接受(accepted)雅虎财经采访时称:交易所预计使用6个月左右的时间实现去中心化。

近期,被媒体爆出日本金融厅因其没有在日本注册而计划(plan)对币安发出警告后,币安“首席客服”何一在币安电报群里回应称,“币安没在日本办公和注册,是‘去中心化办公’”,“币安都做链了,以后没公司了”。

面临监管压力 币安拟转战马耳他

就在昨日,币安网被爆出,收到(received)来自日本金融厅的警告。

此前华尔街见闻提到,因币安(一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未在日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日本金融厅拟对其发出警告,停止其在日本的交易。

币安网创始人赵长鹏在香港接收采访时透露,“币安原本在日本设有一个办事处,并且曾经尝试在日本获得经营许可证,但为避免与当地的法规产生冲突(conflict),现已决定从日本撤出,寻求其他(qí tā)安身之所。”

据悉,在中国升级对比特币交易的打击力度之后,币安已基本迁出中国市场,其平台上的中国用户不足3%;而此次日本金融厅发出的警告也被解读为意在刺激日本的交易者更多地在本土平台上进行交易。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多数国家和地区对比特币交易的监管都有点要加强力度的意思。

币安是去年在香港注册成立(chéng lì)的。虽然在香港,监管机构虽然对数字货币交易采取了一种不干涉的做法,但却正在加紧了对ico的监管力度。就在今年2月,香港证监会才对7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发出警告信,告知他们其平台上的某些数字代币交易可能会被界定为证券。此外,就在本周一(3月19日),香港证监会才刚叫停一起(with)ico。

在此大环境下,币安还在继续与香港当局进行讨论(discussion),但会谈的结果是不确定的。不过币安负责人表示,币安拟计划转战马耳他设立办事处,并即将(is about)与当地银行达成协议,这些银行可以( kě yǐ)提供存款和取款的机会(offer)。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说:

自去年以来,从中国到美国的监管机构一直在对加密货币的交易和业务进行打击,这使得许多(many)像binance这样的公司难以找到一个长久的栖身之所。

我们非常有信心,我们很快就能在那里宣布建立银行合作关系。马耳他在加密和金融技术方面是非常进步的。

此外,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今日也亲自发推(ticket)硎荆队野怖绰矶矶蛞涣鹘鹑诠敬蛟熳钍室说钠芟⒌亍

下一步,不知比特币信徒赵长鹏会如何(how)推进币安的去中心化。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旗下“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

本文地址:http://www.rhinespring.com//zx/1946.html
上一篇:拿下数字货币钱包市场,有望成为(Become)区块链版的“支付宝” 下一篇:比特币行情:比特币半小时涨幅近10% 有可能突破
  分享:   

币安赵长鹏的“速度与轮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