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locates>: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正文


智能合约是一种中心化的力量么?

智能合约是一种中心化的力量么?


@gendal 在写到智能合约时,提到:

对我而言,仅仅将比特币视为货币是一个错误,因为比特币的货币体系<systems>只是一种极具欺骗性的海市蜃楼:其引擎盖底下,是那令人着迷的智能合约平台。

或者说,正如我在金融服务<fú wù>俱乐部<jù lè bù>中所提到的,每当你进行一次比特币付款的时候<When>,你实际上是让全球各地超过6000台计算机来帮你运行一个计算机程 序……而你唯一<sole>的任务便是确认该计算机程序返回的值为“true”即可。在比特币社区内,这是一种共识,事实上,迈克·赫恩(mike hearn)以及其他<qí tā>开发<developing>者已经<have been>为他们的智能合约平台辛苦耕耘了多年。但我发现多数人在辩论这个话题时,并不知道<zhī dao>智能合约平台它并非是附加式的。

他接着描述了两种比特币系统内的智能合约方案:其中一种早就已经<have been>存在,而另一种则是允许<yǔn xǔ>你进行访问<visit>的证明<certificate>程序。我们在此基础上建立支付:每一个新的 程序会为下一个程序设置一笔未花费的交易输出(utxo),它由你的受领者负责<fù zé>运行,来证明<certificate>另一方的她是一个接受<jiē shòu>者,并发送这笔资金。

怎样做到这一点?这个问题<wèn tí>虽然看上去有些棘手,但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难,它也正是我正在开发<developing>的主题。你可以< kě yǐ>阅读一下@gendal的描述,看看你是否就是那类明智的人。

现在,我一直在为智能合约感<gǎn>到烦恼,它们的潜能令我感<gǎn>到有些担心< dān xīn>,“注意<危险信号>它所蕴含的能量是有多大……” 然后他又继续说到:

那么,这与智能合约又有何相干?关键点在于上述我指出的模型是相当普通的。编程语言完全<completely>可以< kě yǐ>实现超越“理查德付钱给 bob”这样<then>的商业逻辑,它可以变得更有趣,比如说,你可以写一个程序,当你能够提供证据证明你知道<zhī dao>多个比特币地址私钥时,其反馈值将为“true”,也 就是说当你想要花取一笔资金,它需要经过多数董事会成员共同签名才能够完成(多重签名),或许,比特币“合约”维基页面的相关介绍会更为深入。

而比特币社区往往所兴奋的,正是因为智能合约的强大之处,这就导致了一些相当负面和矛盾的影响,我会试着列出:

首先,极客们已经着手开发智能合约,他们正期待能够创造一些非常强大的事物,迈克·赫恩(mike hearn)的智能合约众筹项目(lighthouse)就是这样<then>一个例子。

然而<however>,相比之下现在我们真正意义<yì yì>上所看到的智能合约应用 —— 多重签名,它可能<kě néng>不会和人们所预测的那般,其爆发的可能<kě néng>性较低。

这里请允许<yǔn xǔ>我跑偏一会。智能合约其实与编程类似,而编程就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活,正因如此,通常我们会在孩子们进入编程这个商业系统之前,会选择将他们送入大学潜修研究4年。

而在智能合约中,我们将“编程”与“金钱<越多越好>”挂钩,事实上我将其称之为“印钱的机器”,它会产生双重麻烦,我们可以想象到它将成为<chéng wéi>一个非常专业化并且非常棘手的领域,它所包含的元素是呈爆炸性的(包括<bāo kuò>互联网,加密,会计等等)

而我的观点是,作为比特币极客的你们参与到智能合约自然<zì rán>是一件有趣之事。

但是<But>,你要明白同样的事别人也可以参与,甚至比你做的更好,这可以参考好莱坞/明星<míng xīng>效应,或者说是一种喜新厌旧的模式,也就是说,你存在被超越的可能性,一个不慎,你甚至连渣渣都可能不剩。

这也就导致了经济<jīng jì>学家们所说的规模经济<jīng jì>的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换句话说,假设智能合约真的能够起飞,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找到一种能够将财政权归还给人民的技术,恰恰相反的是:这种军备竞赛的模式,会引起那些拥有最多人力资本的企业<business>来创造出那些颇为复杂的事物,并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dì wèi>。

智能合约是一种中心化的力量,它并非是去中心化的。一旦开始<kāi shǐ>行动,它们可能是无可阻挡的。当然你也可以如编译自己<his>的操作系统那般,来编译出一些自己<his> 的东西。莱纳斯(linus)做到了,对么?但是<But>,关于这一点你却漏掉了一点,你知道他名字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获得了成功<走上人生巅峰>,而80年代其他<qí tā>10000名同 样尝试这个事情<affair>的人却因为失败而被世人所遗忘。

因此< yīn cǐ>,相对于那些围绕自强的自由主义的说辞,人民的财政权,以及对抗政府主义而言,我们将会看到的又是什么?

当这些智能系统开始起飞,智能运营商们便会召集程序员们投入框架的研发工作<gōng zuò>,企图将其卖给消费者们,而这就需要资金来做到这一点,风投的参与自然<zì rán>也就必不可少。

这些团体将会在竞争中合并……直到出现<chū xiàn>一个大集团垄断这一切。这个市场里会出现<chū xiàn>4大巨头(比如银行,手机,会计之类的)又或者一名独裁者(协会,座机,政府)?我不知道,但可以从它们的ipo(首次公开募股)规模一窥端倪。

自由主义们和极客们可能会高举“开源”的口号!它将是开放且免费的。无奈耸肩,看看人家ssl,它也是开源的,但是它实际上完全<completely>是由几个巨头公司所 控制着,这是因为达到这样的经济体规模,它是需要足够的资本来构筑并控制这些终端到终端的系统,而这些公司会抱团形成<caused><formed>所谓的委员会,搞些rfc的东西,来 确保他们的利益不受侵犯。

事实证明复杂性不仅<not only>是安全<ān quán>的大敌,它对于个人权利,自由等而言都是敌人。

那么,对此我们能够怎么办?此前关于提供开源项目开发者资金的问题<wèn tí>,我也做过相关探讨,这对于“智能合约”问题而言,在某些方面来说也同样适用,我 提到了blockstream公司,该公司聚集了许多<xǔ duō>比特币行业内的专家,它们也获得了雷德·霍夫曼的投资,他们的承诺是“我们会做正确之事,并保留公有 化”,在这一点上,那些并非使用比特币网络,例如以太坊这样创建了自己网络平台的公司却与之形成<caused><formed>了鲜明的对比,他们所奉行的指导准则却是那般不冷静:全副 武装的智能合约,正蓄势待发。

或许会出现一个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的智能合约扮演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未来的伊始是理解那些能够推动现在的力量,而智能合约它并不代表去中心化,它只会导致编程的大规模集中化。币圈先生

从这个意义<yì yì>上来说,智能合约的命运可能会类似于其它<other>的实现性技术:火药带来了<老弟>大炮,蒸汽机带来了<老弟>铁路<railroad>并引发了第一次世界<world>大战,互联网带来了网络战争<zhàn zhēng>,以及所有<suǒ yǒu>那些中心化所引发的故事。我们又如何<rú hé>才能确保,在未来智能合约不会为我们带来灾难?

本文地址:http://www.rhinespring.com//zx/2046.html
上一篇:西班牙传销币始作俑者已落网 下一篇:阿根廷监管放松,计划<jì huà>安装4000个比特币atm
  分享:   

智能合约是一种中心化的力量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