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locates>: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正文


独家:andrew keys 谈生态系统、以太坊开发<kāi fā>以及互联网的未来

ethnews有幸采访到eea代言人和consensys全球事务部负责<fù zé>人andrewkeys。

能够给一屋子银行高管讲清楚区块链概念的人,在这个世界<world>上屈指可数,以此作为全职专业的人数就更少,而andrewkeys即是其中之一。他花了大量时间把以太坊的横幅拉到世界<world>的另一端。可以< kě yǐ>想见,keys对以太坊生态系统演变和因特网的未来必定有独到见解。从今年瑞士的达沃斯经济<economic>论坛,到在杭州举办的全球区块链金融峰会,keys一直想让以太坊的理念“去中心<zhōng xīn>化”。

随着<suí zhe>区块链技术吸引全球的目光,数字货币一下子变成了炙手可热的行业,引起了各位求职者的兴趣。keys自己<zì jǐ>说,他只是把握了机会<offer>,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

“我曾做过一家帮医疗保紁iào>O展芾恚糾anaging>收益的公司,发现他们的支付系统有多糟糕。刚好在那时,比特币火了。比特币在当时属于计算机科学<Science>的最前沿的进展,解决<settle>了’双重支付(doublespend)’难题,但不支持<support>加入商业逻辑(智能合约)的编程功能。”

keys在聊以太链时,侧重讲以太链的优势,例如ethereumvirtualmachine能够执行分布<fēn bù>区的多方智能合约(multi-partydistributedcodecontracts)。作为一种网络技术,ethereum平台还在经历快速发展,keys经常要跟人解释以太坊的扩容(scalability)问题<foul-ups>,这也是keys在eea(enterpriseethereumalliance,以太坊企业<qǐ yè>联盟)的职责之一。keys不但要解释清楚以太坊的技术细节,还要跟政客和银行高管们讲清楚这项技术会带来的社会影响。ethnews提问后,keys讲了eea关于如何<how>扩容以太坊公有链的立场:

“我们认为,要解决<settle>以太坊公有链扩容难题须做三件事:1)状态槽(statechannels),2.)权益证明<zhèng míng>(pos,proofofstake),3.)二次分片(quadraticsharding)。我们一直跟vitalik保持沟通,非常支持<support>他在ethereumfoundation有所作为。其实还有一些(以太坊)使用场景不为公众<Public>熟知,例如swift,现还在内测。”

新技术利用自己<zì jǐ>的影响在慢慢冲击社会观念,同时也导致了人们意见<yì jian>的分裂,在eea成员之间也不例外。尽管大家都同意以太坊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但关于以太坊该如何<how>演化,eea成员间意见<yì jian>不太一致。并非所有<all>成员同意以太坊会一统江湖,成为<Become>唯一<wéi yī>的公有链。ethnews问eea会如何避免重蹈r3的覆辙,尽力留住重要<important>的玩家,例如美国最大<largest>的银行摩根大通,keys答道:

“说到eea和r3,我们对r3的人员和取得的进展有由衷敬意。在(以太坊)很多使用场景里,我们看到大银行并不只想优化银行间的转账交易,他们更想要的是无鐀的用户体验。因为以太坊是一种通用的技术,财富五百强企业<qǐ yè>(无论涉及金融业务<yè wù>与否)都赶这趟技术的潮流,eea成员银行也认识<rèn shi>了这个趋势,有些成员在创建有互操作性(interoperatiability)的智能合约,有些成员看到公有链还在beta测试,扩容性问题<foul-ups>还未解决,还在私有链的概念验证阶段。

keys的看法是,解决扩容性难题和取得成员间共识的出路在于真正试水这些应用场景,并证明<zhèng míng>其能达到如期的效果。把一个个用户脑里的点子联系<links>起来非常重要<important>。“例如你是一家银行,你的客户<customer base>是一个制造业厂商,厂商可以< kě yǐ>跟银行建立这样<zhè yàng>一种自动的智能合约,一旦厂商拿到大订单,银行立即履行放货合约。这会是点石成金的魔法。”

虽然eea成员间有复杂的商业根图和业务<yè wù>逻辑等着keys去一一了解,但这并没有放慢他的脚步。他最近频繁出差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建立一个eea书记处(secretariat)机构,负责<fù zé>宣传和翻译eea公告。“eea书记处由一个或多从实体组,主要<main>在非英语地区负责翻译和宣讲eea的公告和愿景。我们已经<have been>在中国<zhōng guó>、日本<吃屎的国家>和瑞典设立了这个机构。”

keys在海外的工作<gōng zuò>主要<main>是为了以太坊的大规模部署作前期工作<gōng zuò>。以前一些交易所是限制购买以太,例如火币网,okcoin,现在这些交易所已经<have been>接受<accepted>了以太坊。这种进展得益于像keys这样<zhè yàng>的以太坊的宣讲者。“我们为以太坊在中国<zhōng guó>的落地和迅速发展喝彩,在eea成立<was founded>前我们就跟中国同僚们保持沟通。火币网和okcoin的技术能力都很强,我们欢迎他们加入以太坊生态系统。”

随着越来越多的高管,公司和行业领导人意识到以太坊的潜力,eea联盟必须继续扮演这种宣讲者的角色,“[eea]协议规定了在考虑企业级应用场景时,要优先关注的方面:a)用户隐私-这是我们在quorum中学到的最深刻的教训之一,b)插件式的一致性算法(pluggableconsensus)-这能让根据环境的不同,智能合约能选择用不同的算法。如何应用场景需要,我们应能灵活地将算法替换成权益证明(pos)算法,方便以后移植到公有链。c)基于角色的权限控制(rolesbasedaccesscontrol)。

作为consensys的商业应用推动人,同时担任以太坊国际推广大使,keys的简历可以说是炫丽无比。但将这种身份和名誉变成并不是keys的目标。keys邂逅以太坊的故事跟大多数人无异:

“我曾在reddit上潜水,默默学习以太坊。我当时就是一个书呆子,参加了纽约市的第一个以太坊网友见面会,非常有幸地遇到josephlubin。跟joseph聊了一个小时后,我爱<ài>上了以太坊,一发不可收拾。joseph当时在创办consensys,我问他可否以让我负责推广。那是我人生中最有趣的时光。”

回顾历史<lì shǐ>,以太坊的可比对象应该<yīng gāi>是90年代初期的互联网,“一切都在早期。如果互联网的真正到来的年份是96年,那我们现在正处在94年。我已经看到未来。它将会是分布式系统的天下。我们开始<kāi shǐ>看到有些地地区已经开了大规模的区域<regional>链技术的实现,例如迪拜,例如新加坡<xīn jiā pō>,其他<other>地方也在迎头赶上。2016和2017年会是概念验证和小范围部署的年份,2018年将有越来越多大型系统出现<chū xiàn>。”

本文地址:http://www.rhinespring.com//zx/1757.html
上一篇:以太坊基金会半年中已售出手中90%的etc 下一篇:比特币挖矿机回收:比特币矿机被抛售:以前20万一台 如今销声匿迹
  分享:    币圈先生

独家:andrew keys 谈生态系统、以太坊开发以及互联网的未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