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èi zhi):主页 > 比特币资讯 > 正文


三个月时间从14万跌到1万 比特币矿机经历了什么

  19世纪加州淘金热中最赚钱的是谁?99%的淘金者都没有挖到金子,真正赚钱的是那些卖给淘金者铁锹的人。在比特币整个生态链条中,矿机商扮演的正是这样(then)一种角色。

  2017年,比特币年涨幅高达13倍。这样(then)一座“金矿”,吸引了无数“淘金者”前来挖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挖到“金矿”,“淘金者”把装备从普通电脑(diàn nǎo)cpu升级成专业的矿机。深圳(shēn zhèn)华强北,一条10余米宽、200余米长的步行街两侧聚集着十余个电子市场,素有“中国(China)电子第一街”之称,也是全球最大(largest)的矿机销售集散地之一。

  然天有不测风云,比特币价格(Prices)近期接连暴跌。这座“金矿”的成色不断往下掉,反成了吞噬财富的黑洞。为了解“淘金路上卖铁锹”的生意,记者(jì zhě)在华强北走访多日,感(gǎn)受跌宕起伏的矿机江湖。矿机供不应求

  走进赛格电子市场,原本卖电脑(diàn nǎo)的档口,如今把一个个型号各异的“铁盒子”放在柜台最显眼的位置(wèi zhi),不时还能碰到一些黄发蓝眼的俄罗斯人和黝黑皮肤的南美人——都是来买矿机的。

  有数据称,华强北是全球约90%矿机的集散地,各式各样的矿机从这里发往世界(world),在昼夜不停(bù tíng)地消耗大量电力的同时,创造着随时可能(kě néng)湮灭的价值。

  

比特币交易

  赛格电子市场内,一家矿机档口挂出矿机托管广告

  随着(suí zhe)国家监管步伐的加快,比特币价格(Prices)爬过高点后开始(appeared)下跌,矿机生意也迎来繁荣后的亏损,3个月后利润下滑90%。热潮减退后,有的商户重新拾起自己(zì jǐ)的电脑配件生意,有的兼职开起了“矿场”,利用砸在手里的机器挖矿,有的则彻底放弃,转行开网约车。

  

比特币交易

  深圳(shēn zhèn)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一家档口展示的数字货币矿机和比特币模型

  实际上,在华强北的矿机商基本是黄牛,通过倒买倒卖赚取差价,而黄牛也是矿机价格剧烈波动中受到影响最大(largest)的。矿机销售阿丽告诉记者(jì zhě),“只有少数有实力的商家能从最上层供应商直接拿到货,跟你打个比方,假如最大的经销商从比特大陆以出厂价1.08万元拿到10000台机子,然后他就以1.2万元价格卖给几个第二层经销商,第二层经销商再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一层层下来,机子到了市场上就变成了2.7万元左右的价格。

  ”矿机价格的涨跌对黄牛影响非常大,因为他们拿货的价格已经(have been)挺高的了,如果市场价格上涨,他们就可以( kě yǐ)赚差价,如果市场价格下跌得厉害(Fierce),他们就会亏本;像我们老板是从2013年开始卖矿机,基本是从最上层经销商拿货,价格比较低,利润也高,矿机降价对我们影响也不大。”经销商阿华说。

  华强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有些东西忽然就火起来了(lai l),如果你跟上队伍了,就像你在挖金矿一样,一夜暴富不是梦想。但是(But)如果你没跟上,那么你可能(kě néng)一无所有(毛都没剩一根)(suǒ yǒu),就像现在比特币矿机一样,很多囤积比特币矿机的商户就要面临着一夜回到解放前的风险。

  “过山车一样的行情”

  “13t的蚂蚁s9矿机多少钱?”“期货7300元,现货没有。这款可以( kě yǐ)挖比特币。”商户何国文来了(lai l)业务(yè wù)。

  赛格电子市场聚集着4000余家商铺,半数以上做电脑相关生意,配件、组装、维修等等。何国文所在的天雨矿业于2017年初入驻赛格四层时,整层还没有一家专营矿机的档口。此后半年,比特币价格涨至2万元,越来越多的矿机销售商入驻赛格,一些此前经营电脑生意的档口也悄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变化。

  档口前展示的不再是电脑主机、显示器,而是比特币模型,以及一台台数字货币矿机。电脑维修、组装的kt版广告牌搬到了电梯旁,市场承重柱上、最显眼的位置则换上了数米长的巨幅矿机广告。

  早期的比特币非常好“挖”,普通电脑cpu就能完成,只需下载软件就能自动“解题”。随着(suí zhe)币价上涨,想要“解题”的人越来越多,题目越来越难,所需要的设备也越来越“专业”。

  目前市场的主流矿机为蚂蚁s9、蚂蚁t9、白卡b、l3、d3等机型。其中蚂蚁s9、蚂蚁t9主要(main)用来挖比特币,l3挖莱特币,d3挖达世币,白卡b则可以挖比特币等多种数字货币。

  “去年的矿机,有点变态”。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实时价格达到19442.1美元(měi yuán)的历史(lì shǐ)最高峰值时那波矿机行情,何国文如此评价。“那时候(shí hou)白卡b矿机出来,官网价格才3万多元,可市场已经(have been)把价格炒到13万多,而且(ér qiě)还有一窝蜂的人去买。”何国文说。同样是这款机器,另一家档口的老板在那段时间卖出过14万元的价格。“那时候(shí hou)币价涨到10多万元,一台矿机挖矿一天的收益就5000多元,我们拿到第一台矿机跑了一晚上,就挣了2000多元。”李子健说。

  最疯狂时,有人甚至会纳闷,生意怎么会这么好做?

  星嘉矿业的黄宇豪回忆,那时候买矿机靠抢。“一台矿机净利润在几千块,有的能到一两万,上午(morning)来了机器,根本不用出办公室,在矿主群里一发,下午机器就没了。而且(ér qiě)机器都是50、100台起订,谁先打钱就把矿机发给谁”。

  单纯卖货已经无法(to be)满足(meet)这种赚钱感(gǎn)。于是,出现(There)了卖期货矿机的玩法。即交一部分定金,买10天后的矿机。然而(however)价格大幅波动之下,很多人“一不小心就亏得分文不剩”。

  “当时蚂蚁s9矿机的价格是1.08万元,后来到货的价格涨到2.6万元,结果我们的供货商不给货了,客户(customer base)逼着要货,我们给客户(customer base)按订单数量一台赔了2100多元,赔了几十万元。”李子健说。业内有家商户,收了客户3亿元的定金,结果没给人家订货,想等着价格低些多赚点儿,可到交货时间矿机价格反而(but contrary)涨了,商户卷钱跑路,至今也没找到。

  矿机的买卖,实际上只是交易双方的口头约定,并没有合同保障,而预定矿机在行业内基本上是全额付款。王老板告诉记者,曾经有一个上面的矿机商与他的交易也只是口头约定,然后全额支付货款,后来矿机商失联跑路,就算报警也无济于事。阿华向记者透露,其实在2015年就出现(There)过这种情况,有些人钻“口头约定”这种空子,在买家付款后就卷款跑路,即使报案也没有证据,只能认栽。

  监管没有跟上,跑路、违约事件让矿机市场更混乱,许多(xǔ duō)人第一次感觉(gǎn jué)到疯狂背后的危机。

  矿机从14万到跌破1万元只有3个月

  暴利终归没有持续多久,暴跌行情同样让人“惊心动魄”。

  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实时价格达到19442.1美元(měi yuán)的历史(lì shǐ)最高峰值,随后币价开始下跌。

  2018年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gōng zuò)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business)有序退出“挖矿”业务(yè wù),并定期报送工作(gōng zuò)进展。

  根据通知(tōng zhī)文件,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整治办填报辖内“挖矿”企业(business)有关情况。具体包括(bāo kuò)矿机数量、耗电情况等企业基本情况、营业收入、纳税情况等营收情况,以及执行电价、场租情况等享受优惠情况和环保、安检情况。文件显示,基于调查情况,各地整治办需要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并于1月10日前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币圈先生

  在接下来的20天里,比特币2000亿美元市值悄然蒸发,矿机生意也随之走低。

  “去年12月份卖到14万的那款白卡b矿机,后来随着币价大跌、挖矿难度上升,两个月后日收益从5000元降到几百元,矿机价格也跌到几万元。再过一个月,价格就掉到不足一万块钱了。”何国文说。

  其他(other)类型的矿机,也纷纷掉价。据介绍,1月底,a3矿机价格开始下跌,一天能跌1000元到2000元。4月,b3矿机也从1.7万掉价到1.1万元。

  3个月不到,矿机就变成了一个个烫手的山芋,“只要压货,一定亏本。”一店主称。

  商户黄宇豪告诉记者,今年3月有个档口囤了2000多台矿机,结果矿机价格从6000多元直接跌到3000多元,一台亏3000元,总共亏五六百万元。

  风险太大,矿机商户“转行”

  矿机生意难做时,炒币和托管,成了经营者们自救的办法。如今在赛格,半数以上的矿机档口都兼营矿机托管业务,有的在柜台前挂出“托管”广告。

  所谓矿机托管,即客户购买矿机后因各种原因无法(to be)自己(zì jǐ)挖矿,将矿机委托给专业矿场代为管理(guǎn lǐ)挖矿,客户需交纳电费和管理(guǎn lǐ)费。

  “4月份这次矿机掉价,矿机便宜得卖不出去,我就自己招人开了个矿场,自己挖矿。”商户胡先生说。

  目前,他掌握着4个矿场,其中有的是与人合伙开设,有的则是纯粹做矿机托管生意。

  “我们一个8000多机位的矿场,已经基本都满了,里面全是托管的矿机。”胡先生说。这个矿场对外托管收取0.5元/度的电费,每台机器一天托管费1元。如此算下来,仅托管费其一天便收入8000元。

  

比特币交易

  5月4日,深圳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内,一些外国客户正在咨询矿机价格

  等待在下一个牛市中投机

  魔幻的虚拟货币,通过一台台矿机与这个实体世界(world)相连。一头的虚拟货币,正在经历牛熊交替的暴涨与暴跌,演绎一场投机神话;而在另一头,经营矿机的档口和市场仍跃跃欲试,对投机进行投机。

  “90后”周广福是其中一家矿业——公牛矿业的老板。在他看来,并没有所谓的“矿难”,“我以前一直做矿机,现在也有的赚,没有亏。还有机会(jī hui)。”一边说着,他在朋友圈里又发出了一波广告。

  “这两年数字货币的行情,都是上半年下跌,下半年上涨,这些新开业的矿机铺是在等下一波牛市的机会(jī hui)。”何国文说。不仅(bù jǐn)档口的老板在等矿机生意的机会,就连市场招商部也在等矿机的下一个机会。

  在华强矿机行业深耕多年的陈老板表示,现如今华强北每天的矿机出货量还是较高的。他认为:“无论比特币的行情如何(how)变化,只要区块链技术得以应用,虚拟货币的价值就可以被体现;且随着越来越多行业机构相继区块链白皮书,未来掌控比特币生产的矿机还是需要依靠中国(China)制造的,中国生产的矿机在国际市场上还是可以掌握一定的话语权,未来发展前景并非一片黑暗,总体而言有待观察。”

  谈到此前有文件对挖矿进行“有序退出”,在赛格市场部工作人员看来这与售卖矿机关系不大,一来国家并没有明文禁止挖矿,二来经营矿机只是一种商品,和交易数字货币“不是一个概念”。

  分析人士认为,比起炒币的行情起伏不定,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遥不知期,比特币“挖矿”更像是一门已经拥有成型链条的生意。但随着比特币上演过山车行情,挖矿大军日益庞大,监管风声收紧,对于个体来说,进入这个市场淘金的难度和风险正在逐渐增大。

  走出赛格广场,天色已晚,路上行人也少了许多(xǔ duō)。华强北的矿机商铺多家已经关门,但是(But)他们的生意并没有断,每天还会通过微信发布货品;只是,最近币价的断崖式下跌,矿机商人们也忧心忡忡;他们也不知道(knew),明天币价会如何(how),矿机的江湖又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变化。

本文地址:http://www.rhinespring.com//zx/1608.html
上一篇:【比特币中本聪】如果中本聪的比特币卖掉!你 下一篇:【比特币投资】云挖矿,收益率真能一年翻倍吗
  分享:   

三个月时间从14万跌到1万 比特币矿机经历了什么


相关推荐